2020年4月16

星期三

当前版面所有热区顶点:
  • 左上: 106,1849 右上: 587,1849 右下: 587,2445 左下:106,2445
  • 左上: 868,107 右上: 1644,107 右下: 1644,457 左下:868,457
  • 左上: 76,504 右上: 1380,504 右下: 1380,1114 左下:76,1114
  • 左上: 102,1179 右上: 1349,1179 右下: 1349,1733 左下:102,1733
  • 左上: 619,1810 右上: 1342,1810 右下: 1342,2408 左下:619,2408
  • 左上: 1389,543 右上: 1643,543 右下: 1643,1001 左下:1389,1001
  • 左上: 1391,1124 右上: 1644,1124 右下: 1644,1564 左下:1391,1564
  • 左上: 1396,1691 右上: 1644,1691 右下: 1644,2408 左下:1396,2408
  • 当前期 发行日期:2022年8月18日, 期刊号:第11856期

    聚焦广东

    解读广东医改创新“密码”

    上一篇 | 下一篇 | 返回目录
    • 放大
    • 缩小

    □本报记者 刘也良

      广东是我国第一经济大省、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。在这里,改革的基因与医改碰撞后,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:“十三五”时期分级诊疗制度建设评估成绩位列全国第一,2019年健康中国行动试考核排名全国第一,全省县域内住院率稳定在85%左右,2020年人均预期寿命提高到79.31岁。广东医改究竟有哪些创新“密码”?

    问题导向:不要忘了来时路

     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副书记、副主任、一级巡视员黄飞是全程参与、推动新一轮广东医改的实践者。在他眼里,广东医改大致可以分成3个阶段。在不同阶段,广东在“保基本、强基层、建机制”上持续发力,紧紧抓住改革各阶段主要矛盾,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,在全国医改工作中实现了从“跟跑”到“领跑”的跨越。

      2009—2015年是广东医改的起步阶段。在这一阶段,广东和全国医改同频共振,取得了显著成效。同时,针对改革后基层出现的“大锅饭”、人才流失等新问题,广东对“收支两条线”等政策做出调整,逐步释放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活力;推出“广东版”基本药物目录,将目录中的药物数量逐步扩充到1300多种,印发县级公立医院、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意见等政策文件,逐步构建了广东医改的基本框架。

      2015—2020年是广东医改的提速阶段,也是走向“领跑”的关键阶段。在这一阶段,广东医改的设计者们感到,不能仅仅在存量上“转圈”,更要将医疗服务的“蛋糕”做大。2015年12月31日,广东省委、省政府出台关于建设卫生强省的决定,打造“顶天立地”医疗卫生大格局的思路形成,围绕分级诊疗强基层、建高地、促联动,广东医改进入了快速发展、量质齐升、成果频出的时代。

      目前,广东医改已进入第三阶段,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有了新“梦想”:到2025年,基本建成国际一流的整合型优质医疗服务体系、更加安全牢固的公共卫生体系、更具全球影响力的健康科技创新体系,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成熟完善,健康广东基本建成,人人享有公平可及、系统连续、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;到2030年,率先建成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相适应的城乡一体、医防融合、中西医并重、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,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全面建立,人人享有更高品质、更精准化、更个性化的全生命周期健康服务,主要健康指标达到发达国家水平,全面建成健康广东,基本实现卫生健康现代化。

      深化医改已经走过13年,黄飞说:“回头看时多少有些云淡风轻,但改革的过程不乏惊心动魄,无论走多远,都不要忘了来时的路,不要忘了为什么出发。”

    因地制宜:有没有用先试试看

      与发现问题、找到解决办法相比,医改更难的是如何因地制宜、落地见效。新一轮医改以来,广东始终坚持一把手工程,每遇改革难题,历任省委、省政府主要领导都敢拍板、能拍板、会拍板。

      2014年,一位广东省领导到清远市连山县调研,问起当地百姓生了病去哪儿看。一位群众说:“有钱去广州,没钱去(广西)贺州。”这让这位主政者下定决心,必须解决基层人才问题,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。随后,广东将缘起于湛江市徐闻县的县镇一体化改革措施进行提炼,开始推行“公益一类财政保障、公益二类绩效管理”,但这一做法引发了一些争议。最终,还是这位领导拍板:“我们的目标是解决基层缺人的问题,有没有用,咱们先试试看。”这一利好政策在广东试点后,很快就取得了预期效果。

      在政策设计上,广东医改思路清晰、环环相扣。

      在强基层上,广东实施强基创优三年行动计划、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三年提升工程、县招县管镇用、百名首席专家下基层、县级公立医院专科特设岗位补助等举措,各级财政投入600多亿元,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软硬件面貌焕然一新。

      在建高地上,广东各级财政统筹安排150亿元支持高水平医院实施“登峰计划”,委省共建1个国家医学中心和7个国家区域医疗中心,省市两级财政投入82亿元打造五大国际医学中心,广东医疗服务高峰拔地而起。

      在上下联动上,该省73家三甲综合医院一对一帮扶113家县级公立医院,8家“双中心”建设牵头医院与22家高水平医院组建“双中心”建设联合体,5家排名前列的高水平医院跨区域紧密帮扶河源等5市的高水平医院,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实现全覆盖……通过建立一整套“大手拉小手”机制,广东各级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能力向同质化迈进。

      医改做得好不好,要用数据说话。广东创造了县域内住院率指标,对各地市进行综合医改考核。目前,该省市域内住院率保持在95%左右,县域内住院率保持在85%左右。

     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、主任,省医改办主任朱宏说:“广东医改取得成效主要得益于省委、省政府主要领导支持改革、有开拓创新的魄力,基层和卫生健康部门能提供好点子,各部门能协同联动、合力推进。”

    新视角谋划:新问题有新部署

      进入新阶段,广东省更加注重通过科技创新推动卫生健康改革发展。近年来,广东打造了多个体现国际先进理念的现代化高水平临床科研平台,推高了广东医疗高峰的海拔。推出建设高水平医院举措以来,广东共开展前沿医疗技术975项,新增科研项目3734个,新增国家科技重大专项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和广东省重点领域研发计划重点专项2319个,培养引进两院院士、海外高层次人才、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等顶尖专家人才194名。

      目前,广东正实施“强基层”新三年行动,帮扶带动中心卫生院水平向县级综合医院靠拢,将“公益一类财政保障,公益二类绩效管理”应用到公共卫生机构改革中,支持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示范引领。

      作为委省共建“互联网﹢医疗健康”示范省,广东的全民健康信息化建设日益枝繁叶茂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利用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、医疗健康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等,广东不仅提高了信息化水平,而且正在打破信息孤岛,实现信息共建共享。同时,广东开展了信息便民惠民“五个一”攻坚行动,使患者足不出户即可完成预约诊疗、开具电子处方、享受送药服务、诊后随访等线上医疗过程,并创建了全国首家“网络医院”“云上医院”“智慧药房”。

      在“三医联动”方面,2018年,广东率先实施全省按病种分值付费改革,建立了全省统一的病种分值库。目前,全省病种数量已达8150个,中西医基层病种达919个。广东利用信息技术对诊疗行为进行全过程监控,出台医保支付制度评议组织议事规则,促进医保与医疗机构的对话和协商,对定点三级医疗机构进行绩效评价,使该省的按病种分值付费改革取得多赢效果。

      在加快粤港澳大湾区药品监管创新发展方面,广东推出了“港澳药械通”政策,即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,可按规定使用已在港澳上市的药品和医疗器械。“我们重点围绕进口药械的临床使用安全性、急需性、可行性和先进性等方面进行评审。”广东省药监局行政许可处处长邱楠说。“港澳药械通”政策实施1年多来,广东省药监局已批准内地临床急需进口港澳药品20个、医疗器械12个,指定医疗机构由1家增加到5家。目前,该局正计划建立急需药械品种数据库,协助省卫生健康委扩大指定医疗机构范围,进一步减轻患者经济负担。

      数据显示,“十三五”期间,广东各项关键健康指标稳步提高,居全国前列。不过,随着改革的深入,新的问题会不断涌现,改革不能停步。前不久召开的广东省第十三次党代会,对广东的改革发展做出了新的部署。

      “就卫生健康事业而言,我们希望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这一主题,牢牢把握建设健康广东、打造卫生强省这一主线,按照高站位规划、高标准布局、高水平建设的原则,建设新发展阶段卫生健康高质量发展示范省。”朱宏说。

    本文经「原本」原创认证,作者健康报社有限公司,访问yuanben.io查询【AN5MQ1WF】获取授权信息。